栏目导航
高考培训
联系我们
一校区:美院点校区
二校区:长安南路校区(西安市长安南路58号)
电话:18502955858 15339265858 029-89311989
当前位置:主页 > 高考培训 >
包裹完成交易每天任务数千个11万淘宝店刷单 发送空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2-10

  “东西这么差,真不知道网上这么高好评率是哪来的?”在淘宝购物时,很多买家都会有这样的疑问。日前,美国研究学者对此进行揭秘,原来是庞大的“刷单”在作祟。所谓“刷单”也就是虚假交易,店家付款请人假扮顾客,增加其销售量,用大量好评吸引更多买家。

  这项报告专门针对阿里巴巴旗下最大购物网站淘宝网的虚假交易进行研究。抽样调查研究显示,淘宝网中有11000家网店存在刷单现象,但在所调查的4000多家存在虚假交易的淘宝网店中,只有89家受到淘宝的处罚,仅占2.2%。

  针对这项报告,淘宝官方声明,淘宝一直致力于打击刷单行为。法律专家告诉法晚记者,淘宝店铺的刷单行为已经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淘宝在这一方面应该负有主要的监管责任。

  这项针对“刷单”现象进行的研究,由美国多所大学的四位研究学者联合进行,该研究团队两个月来监控了雇佣人手“刷单”的五大交易平台。这份调查报告即将由国际万维网会议委员会发布。法晚记者采访了该研究报告的主要负责人,并从该负责人处提前拿到了完整的报告内容。

  负责此项研究的负责人之一、美国特拉华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王海宁教授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研究团队对各种网络诈骗活动已经研究多年。此次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刘代平(音)早在2013年11月就已经注意到了淘宝存在刷单行为。

  王海宁表示,淘宝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年,在阿里巴巴上交易的总成交商品数量甚至超过了全球两大知名电商亚马逊和易趣的净销售量。淘宝的巨大成功也使得它成为执行刷单任务的“理想场所”。

  据报告,研究人员随机采样超过4000家拥有真实ID的淘宝网店,监控他们店铺评级的提升情况。结果发现,存在虚假交易的网店提升店铺评级的速度比正常经营的网店至少快十倍。提供刷单服务的供应商甚至能够帮助店铺卖家在一天内迅速“升级”,正常经营的卖家要达到同样的效果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研究人员观察发现,有逾11000卖家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发布了近22万个刷单任务。

  研究团队将这些交易平台称为“卖家信誉升级地下交易市场”(简称SRE市场)。研究团队监测五个这样专门从事淘宝刷单任务的交易市场,将它们简称为“SKY、WOOD、EMPIRE、COOL、NET”。

  报告指出,SRE市场位于这一整个“地下生态系统”的中央位置,相当于“任务请求者”,执行虚假交易任务的人被称为“任务工人”。SRE市场积累一大批淘宝账号出售给“任务工人”,一个淘宝账号的价格大约在0.2美元到0.5美元(1.2元至3元)之间。

  研究团队发现,每个SRE交易市场每天会发布数以千计的新刷单任务。其中,SKY市场每天的刷单新任务量几乎能达到1000个,COOL市场的一天的新刷单任务的高峰值据监测甚至能够达到1843个。

  不仅如此,一项新发布的刷单任务“执行”起来是非常快速的。五大SRE市场,执行一项新任务的平均时间通常少于5分钟。一项新任务最快甚至在短短的2秒钟之内就能完成。

  研究还发现,在所调查的4000多家存在虚假交易的淘宝网店中,只有89家受到淘宝的处罚,比如勒令关店或降低店铺评级,仅占2.2%。

  为了“掩人耳目”,涉及各方的参与者可谓煞费苦心。在虚假交易过程中,整个“购买”看起来是合法和完整的,“任务工人”不仅仅对店铺和商品留下评分,而且看上去购买了商品。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实物,卖家甚至可以发送一个空包裹完成交易。此外,刷单任务环节中的“任务工人”彼此之间并不相识,这就使得“刷单”任务更具隐秘性。

  对于一些实物商品的交易,例如衣服,卖家通常不会邮寄下单的商品,但是淘宝要求店铺卖家提供“邮件追踪标签”以方便买家进行包裹追踪。

  为了避免被监测到虚假交易行为,在执行实物交易的“刷单任务”时,卖家通常会从SRE市场购买一个“快件追踪标签”,价格在0.4美元到0.7美元(2.4元至4.3元)之间。SRE市场通常会与装运公司合作,稳定获得新的而且未被扫描过的快件追踪标签。通过标签的购买,卖家在淘宝系统中输入标签上的数字,就能完成整个订单的下单任务。

  一位兼职做淘宝“刷单”的张姓女士,目前还是一名学生。至于这其中有着一套怎样的流程,她告诉法晚记者,自己的主要工作就是浏览淘宝卖家提供的一款产品,然后再与其他家的货进行对比。卖家要求浏览这一商品需要达5分钟左右时间,有的卖家要求9分钟,各自要求并不相同。

  然后,张女士还要进入这一卖家的淘宝店面主页,浏览一两个商品后,将之前看的商品买下。不过,这一商品并不是张女士买单,而是在付款阶段,卖家会通过QQ的远程控制,自己进行付款。

  张女士告诉记者,卖家有时候会发个空包过来,有的则什么都不会发,她最后的工作是给予商品15-20个字的好评。至于刷单工作的雇主是谁,张女士并不知情,她是经过同学介绍才从事这一兼职。她们这个工作主要是通过加入一个QQ群来进行。

  张女士说,做刷单这一兼职并不是没有付出,需要交99元、199元以及300元不等的费用,其中99元只能刷单,199元则可以拉别的人一起刷单,自己可以从中提成100元。

  法晚记者联系到了淘宝的相关负责人易明,易明表示,针对第三方的研究报告,阿里巴巴不予以评论。但是他发给记者的公司针对此报告的书面声明中表示,阿里巴巴集团一直致力于严厉打击刷单等各种形式的虚假交易行为,并利用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侦测刷单行为,一经发现,对违反规定的商家采取相应的惩处措施。

  王海宁教授告诉记者,目前淘宝方面还未对此报告给出直接的回应,美国《华尔街日报》已经将报告的研究发现递交给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已经对虚拟交易行为采取了新的限制行动。

  天猫日前发布公告称,2015年将加大反作弊力度,对作弊的商家、商品给予更严厉打击,并新建立了反作弊举报机制。

  据《华尔街日报》早前报道,阿里巴巴公司表示,存在虚假交易的阿里巴巴网店将会面临删除好评、店铺无法在搜索结果中显示,以及最高15万元的罚款和关闭网店等处罚,情节严重的将会交由司法机关处理。

  报道指出,阿里巴巴也承认,虚假交易是一大挑战。在早前接受新华社采访时,阿里巴巴副总裁余为民表示,2013年淘宝网的120万卖家中,约有17%的卖家存在虚假交易,虚假交易量超5亿笔,交易额超过100亿元,“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北京市高通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郑洪涛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淘宝店铺存在的这种“刷单”行为实际上已经违反了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是一种虚假宣传诱导消费的做法。此外,这种行为也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在面对同样商品时,更加倾向于选择好评率多、销量多的,因此这就给其他卖家造成了不正当的竞争。

  郑洪涛表示,对于这种行为的监管,作为消费平台的淘宝有义务和有职责进行监管监督,淘宝肯定是负有一定的责任的。郑洪涛称,在这方面,淘宝作为商家更加应该清楚监管方式,应该加大监管力度,而且要加重处罚力度。在行政监管这块,工商部门存在着取证难的问题,只能以辅助的方式帮助淘宝进行监管,所以还是以淘宝内部监管为主。

  在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后,王海宁教授建议,对于刷单行为应该在域名、虚拟主机、货运、账户注册和支付等各个层面进行联合干预,这也许才是打破刷单“生态系统”最有效的“防御战略”。(本版文/记者 黎史翔)